歡迎訪問新藍景化學國際在線!Welcome to Xinlanjing International Online!
大香蕉手机最新线视频,自色拍去偷拍亚洲免费,男人自拍天堂在线视频,福利大片视频在线观看
首頁 - 行業新聞動態 - 中藥療效為何越來越低,真相往往很殘忍
中藥療效為何越來越低,真相往往很殘忍
文章來源:新藍景國際化學在線      發布日期:2018/6/6 17:37:06      瀏覽次數:

現在,很多人都有這一個感覺,就是中藥的療效越來越差。一張張靈驗無比的驗方沒有變化,但照方抓藥后就是療效不佳,其中的原因出在了中藥界有一個普通人難以了解的黑幕,以至于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發出斷言:中醫將亡于藥!


不道地的藥材一哄而上大量供應

一袋袋包裝扎實的枇杷葉碼得像小山一樣,一輛12噸的載重貨車整裝待發……這是一名記者在全國最大的枇杷葉收購大戶,福建仙游縣書峰鄉林文喜的收購站,看到的壯觀場面。自 2005 年起,林文喜就以每噸700~1000元的價格,向山民收購枇杷葉。并相繼敲開了廣州醫藥公司、山東制藥廠、同仁堂的大門。

原來落到地上隨其腐爛的枇杷葉,隨便撿來就能換錢,瞬間激發了村民們的積極性,連殘疾人都加入了撿葉大軍。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大爺,一年僅靠賣枇杷葉,就能收入4000元左右。枇杷葉應該如何采集、炮制?



駱詩文為記者詳細地講解:“今年用的枇杷葉必須是去年從樹上摘下來的老葉,樹齡至少三五年。用鬃刷把枇杷葉背面的毛刷得干干凈凈,放在竹墊上晾到八九成干,以一公斤為單位,一葉一葉碼好用繩子扎起來,再立起讓它徹底干燥。”

做藥的時候,拿出來,用藥刀切成 0.5 厘米厚的絲,鍋里加煉熟的蜂蜜和適量開水,放入枇杷絲拌勻,用文火炒到枇杷絲既能很均勻地沾上蜜,又不黏手,取出放涼即可。

但現在的人一般都是怎么采集落葉?

“我親眼看到,都是直接用一根金屬的或者竹制的長簽扎地上的落葉,管它老葉、新葉。很多葉子在泥里已經腐爛,再一下雨,浸泡過后還有什么用?采回來洗都不洗,毛也不去,曬干一扎。炮制的時候,甚至連繩子都不解,蜜炙就更不用提了,直接往提取罐里倒。”

中藥材歷來講究原產地,是為「道地」。駱老解釋說:“”這是五千年來通過實踐摸索出的規律。大量驗證表明,一旦改變了環境,藥效往往就不行了。”

據駱老所言:多年之前,中藥如果需要異地種植,必須經過三代,考察是不是有療效。用第一代的種子種第二代,第二代的種子再種第三代,直到三代藥材的療效和原產地藥材一致,才允許移植。現在則隨心所欲了,想去哪里種就去哪里種。

前一段時間檢查出魚腥草有問題。什么問題?從原料上就不對。過去魚腥草主要生長在深山的水溝溪泉兩邊,沒有污染,煮了以后給小孩退燒很快就能見效。現在云南、貴州、四川,把魚腥草灑在大地里,像種蔬菜一樣。

那個地是農田,已經施過很多年的化肥農藥。長出來后用耙一耙,裝在竹筐浸到水塘里,把泥洗掉就挑到集市上去當蔬菜賣了。當天賣不完怕爛掉本身才拿回去曬干,賣出去做藥。



肺炎發燒,以小孩居多。小孩病情變化很快,以往一服藥就能扳過來,延誤了就可能致命。你說拿這樣沒什么療效的魚腥草做藥,吃了能不死人嗎?

不道地的藥材一轟而上大量供應,優質的原產地藥材則遭到人們竭澤而漁式的掠搶。如今浙江各中藥房,已經難以看到原汁原味的“浙八味”了。

云南白藥最重要的原材料野生重樓,又名七葉一枝花,已經瀕臨滅絕。道地藥材大多產于老少邊窮地區,無論用什么手段,如果能使產量倍增,對當地都是有吸引力的。麥冬使用壯根靈后,單產可以從300公斤增加到1000多公斤。黨參使用激素農藥后,單產量也可增加一倍。但藥效可想而知。

就像我們吃黃瓜,頭尾兩端味道不一樣,當歸各個部位的藥效不同。當歸頭止血,當歸身補血,當歸尾破血(催血),不能亂用。以前用當歸,都要分清部位,一錢一錢算得很仔細。現在去配藥,藥房的人跟我說,當歸都長得很大,給你一整根,都啃光也不會出事情,當然,也沒什么療效,跟吃蘿卜差不多。一名老醫生告訴記者。



藥材農藥殘留超標

藥材中農藥殘留超標的真相更令人震驚,這也是我國中藥材出口最大的攔路虎。從檢測統計可以看出,我國中藥材中農藥殘留污染具有普遍性,幾乎在所有的樣品中都有檢出。

二三十年前,為了消滅長白山上的松毛蟲,政府曾組織飛機在林區大規模灑下 666 等劇毒農藥,至今該成分仍不時在長白山區的人參中被檢出。

岷縣當歸又稱“岷歸”,為藥材界公認的“道地藥材”。前段時間岷縣“毒當歸”鬧得沸沸揚揚。由于黃芪、當歸、黨參等藥材常發麻口病,束手無策的農民最后只能用各類高毒高殘農藥一起“招呼”。嚇得不少想買當歸的朋友,不惜從香港繞道訂購。



就在人們為轉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糾結不已時,轉基因中藥也已來到了我們身邊。早在 1999 年,成都就利用轉基因技術提高枸杞等藥材的抗病蟲害能力和藥材產量。

現在國家投資了好幾個億,在黃河以南的某省份搞黃芪轉基因研究。黃河以北的黃芪療效才好,到黃河以南有什么用?

駱老透露:“中藥作為一個復雜的化合物集合體,轉基因之后是不是會影響它的性味歸經,這事沒有人管,科研經費才是大家更重視的。”

目前列為轉基因研究項目中藥包括:金銀花、忍冬藤、連翹、板藍根、魚腥草、人參、太子參、大棗、枸杞、核桃仁、丹參、綠豆、黃芪、百合、青蒿、何首烏、龍眼肉、杜仲、甘草、半夏、桔梗、銀杏、麻黃、防風、蘆根、地骨皮、竹葉、菊花、廣藿香、巴戟天、枳殼、夏枯草等。

“搶青”之禍

內行人都知道這句諺語:“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砍來當柴燒。”藥王孫思邈更在一千多年前直接指出,不按時節采摘的中藥材,有名無實,跟爛木頭沒有什么兩樣。

駱詩文說,中藥市場放開以后,藥材變成了“農副產品”,沒多少人再指導農民種藥了。現在種藥主要靠價格調節,哪個上漲種哪個,哪種方法長得最大最快就用哪種。為了盡早上市,藥農采收的天麻里面都是癟的。桔梗生長兩三年才能達標,現在人工種植一年就可以了。



杜仲等皮類藥材,過去選擇的標準是皮必須有0.3厘米厚,樹齡一般10~15 年,折斷后杜仲絲拉都拉不動,那才有效。現在不管年限,也不管加工、研炒了,當年種的都拿來用,都是薄皮和枝皮的,也根本沒有絲,療效相差極大。

黃芩五寸長才能用,現在才長到一寸長就被挖出來了。甘草、大黃三年以上的才能達標,可農民一旦遇到價好的年份,就會提前采收。

還有藥用價值極高的遼五味子,本應到 10 月才能采收,已經提前 3 個月遭受了搶青之禍,采回來的青果還要噴上藥水焐紅,而真正自然成熟的五味子則無處尋覓。

中藥也有“三聚氰胺”

藥材采集之后,最基本的工作是除去泥沙和混雜物。然而目前市場上的藥材,茵陳、蒲公英、菟絲子等所含泥沙重量幾乎占 20% 以上。丹皮不刮皮抽心,白芍不去老根,板藍根不去根頭部,桃仁、杏仁不去皮,酸棗仁大量含殼,麥冬、蓮子不去心……



飲片切法不同,藥效也不同。板藍根薄片的浸出物還原糖含量明顯高于斜片、厚片。但現在藥工怕切到手,隨意把藥片薄片改厚片,厚片改塊狀。片薄如飛的天麻,只能停留在老藥工的記憶中了。

既然在加工修治上竭盡全力偷工減料,功夫都花到哪里去了?答案是:“面子工程”,俗稱“打磺”。既為了飲片色澤好看,延長保質期,又能讓霉變藥材煥然一新。

打磺本來是傳統的熏制方法,目前的問題是反復打磺,造成硫超標。更有甚者是直接將硫黃粉灑在藥材上面,注重養生的老百姓叫苦不迭,從我國進口藥材的韓國商家也是頗為頭痛。為了獲得二氧化硫不超標的白芷,他們只能每年從中國直接進口新鮮白芷自己加工。

當今中國,已經被戲稱為“化學大國”,中藥商在這方面的“追求”更是孜孜不倦。近年來為了讓藥材更好看,除了打磺,還增加了用雙氧水浸泡天麻漂白,用氧化鐵水洗丹參染色,拿洗衣粉搓掉霉斑……



一言難盡話炮制

很多人都聽說過何首烏能治少白頭,但為此鬧肚子的也比比皆是。

原來生首烏中含有一種蒽醌衍生物,能滑腸致瀉。必須經過炮制,讓蒽醌衍生物水解成無瀉下作用,降低毒性,才可以正常行使烏須黑發的功效。

紅頂商人胡雪巖開設的胡慶余堂,收藏著一套國家一級文物:金鏟銀鍋。紫雪散祖傳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放入白銀缽內,用黃金鏟攪拌煎熬。

很多人以為這不過是藥店的噱頭,后來經過化驗證實,白銀含有硝酸銀、弱蛋白銀,對人體黏膜有抗菌消炎作用:金箔則具有鎮驚、安神功效。

中藥加工炮制,一是減毒性,二是增加療效,三是改變歸經。

駱詩文告訴記者:“半夏有毒,臨床大都經炮制后使用,分為法半夏、姜半夏、童子尿半夏。用鹽鹵、生石灰炮制的法半夏,用于健胃。童子尿半夏,主治跌打損傷、胃里咳血。姜半夏則是治療婦女妊娠反應。而生半夏則是催吐的。”

但據駱詩文觀察,現在的藥廠和醫院,雖然有炮制標準,但都鎖在柜子里,好多都是不炮制,或者炮制不到家。即使某些著名的大藥店也存在此類現象。“炮制首烏傳統用黑豆煮,藥材商代以鍋底灰,甚至用墨汁染色。白術就是往鍋里一倒,根本不翻炒,上面是白的,中間是黃的,下面的則是焦黑的。”

炮制不得法,輕則減效,重則害命。一名具有 40 年臨床經驗的中藥師發現,炮制用醋如果用工業醋酸或食用醋酸配制的食醋,都有一定的毒性,能引起 30% 左右的小鼠死亡,而使用發酵米醋則無此不良反應。

馬兜鈴則鬧出過腎病風波,一時老鼠過街人人喊打。主要原因就是國外為了減肥,把馬兜鈴直接當茶飲,而不知道我們藥典規定馬兜鈴要用蜂蜜炮炙解毒。



一位醫生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收治過多位因服用了炮制不到家的中藥材,而導致中毒的病人。更令人擔憂的是,雖然炮制技術乃是中藥的核心,但是后繼無人,很多飲片廠甚至雇傭了對中藥炮制一知半解的初中生、高中生來作業。

現在善鑒別精炮制的中藥專家,全國只剩下兩位“高徒”:83 歲高齡的王孝濤和 85 歲高齡的金世元,所有中藥炮制方面的專家加在一起,總共 40 多位。說句難聽的話,死一位少一位。

駱詩文說:而一家馳名全國的老字號,由于老藥工總堅持老規矩,新領導不樂意了,退休時一個都沒留。有些人就這樣流失到深圳的外商合資藥店當技術指導,我國炮制技術面臨泄密之虞。

高價買“藥渣”

“我買西洋參的時候特別煩,有時候一泡就沒有味道了。”有位醫生氣憤地告訴記者,這類西洋參早已被萃取過有效成分。



駱詩文說,很多冬蟲夏草也已被提煉,藥材商將“藥渣”用啤酒浸泡,誤導消費者以為是真貨。沒有經過萃取的蟲草外觀飽滿、色黃而亮,現在市場上至少 70% 的冬蟲夏草,都被提取了有效成分,干巴巴的,蟲體較硬,也沒有香菇一樣的香氣。

即使正規藥材市場,都充斥著以“藥渣”冒充的正品,這讓制藥廠也很頭疼。不買就得停產,買了藥品質量肯定有問題。權衡再三,最終還是經濟利益占了上風。

以下這些藥材都發現過“被萃取”現象:人參、西洋參、黨參、冬蟲夏草、黃連、黃柏、牡丹皮、首烏藤、金銀花、連翹、八角茴香、山茱萸、連翹、桔梗、淫羊藿、川貝、五味子、益母草、澤瀉、白術、雞血藤,柴胡、穿山甲、紫河車等。

如果說從前的中藥造假,還只是在等級上以次充好,如今則是花樣百出了。

駱詩文曾跑遍了全國 17 個中藥材市場,總結出來常見的造假手法有山肉萸摻進葡萄皮,黃芩中摻桑寄生,用塑料做穿山甲甲片,把樹枝包上毛皮包切成片冒充鹿茸,在海馬肚子里灌玻璃膠,往蟲草上粘鉛粉……中成藥造假則更有隱蔽性。

比如衡量萸肉的質量標準是熊果酸的含量,一些藥廠就往里摻山楂,結果一樣達標,療效只有天知道了。



救救中藥,救救中醫

求醫問藥的人們經常感嘆,找到合格的好中藥難,找到一位好中醫,就更難了。醫之用藥如用兵,須有良醫辨證施治、對癥下藥、才能精確打擊。

但中國還有多少中醫專家呢?

過去能被國家外派給其他國家領導人治療疾病的“名師”已基本上沒有了,只有高徒這一稱謂,其中中醫有 145 人,計劃讓他們再帶上一批具有一定中醫水平的中年中醫,總數達到 500 人。駱詩文談道。

凡是師傅帶徒弟的,基本上是學徒出身,沒有這種學歷,一律不能考執業醫師,也就無法行醫。僅有一條狹窄之門,允許七八十歲的帶五六十歲的,五六十歲的帶四五十歲的。如此以來,只有提高,沒有繼承。

呂柄奎被譽為中醫泰斗,他的兒子呂嘉戈告訴記者:“從中醫人數上的變化,就能說明問題。西醫人數,從1950年到2004年,增長了70多倍,達157萬人。而中醫從1950年的 27~30 萬人,達到2004年的27萬人,實現了零增長!況且這 27 萬人和 55 年前的那 27 萬人,醫療水平無法相比。”



自從清末太醫院被廢止,中醫藥就開始走上了不被重視之路,經過“現代化”的洗禮,如今更是日漸風雨飄搖。

“中藥現代化沒錯,只是我們的路走錯了!”著名專家張吉林認為:“中藥要走自己的現代化之路,而不是全盤西藥化。”

一位評論者提供了另一個思考角度:“目前西醫、中醫,西藥、中藥,誰更科學,以我們目前人類的認知能力,無法做出判斷。所以最關鍵的不是誰先壓倒誰,而是先保護,不要讓兩大體系中的一個先行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