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新藍景化學國際在線!Welcome to Xinlanjing International Online!
大香蕉手机最新线视频,自色拍去偷拍亚洲免费,男人自拍天堂在线视频,福利大片视频在线观看
首頁 - 行業新聞動態 - “震驚歐美的苦參注射液抗癌鐵證”究竟是怎么回事
“震驚歐美的苦參注射液抗癌鐵證”究竟是怎么回事
文章來源:新藍景國際化學在線      發布日期:2018/6/9 11:02:10      瀏覽次數:

所謂“轟動歐美”的研究實際上是發表在一個沒有什么影響力還被國內多所高校和醫院列入黑名單的醫學刊物上。

這篇研究苦參注射液抑制腫瘤生長的文章,雖然研究方法符合醫學范式,但實在稱不上是“偉大的”研究成果,只是一個非常基礎的研究。一種藥物從實驗室走到上市階段,要經歷很長的時間。

用現代科學的研究方法檢驗中藥的療效、探索其機制是好事,但是拉著國外的SCI期刊虎皮做大旗的新套路需要我們時刻警惕。

一篇題為《轟動歐美!海外科學家公布鐵證:中藥輕松殺死癌細胞》的文章在網上瘋傳,大概是說一種名叫苦參注射液中成藥已經被證實具有顯著抗癌作用、結果已刊登在兩本國外著名學術期刊云云,評價更是不吝溢美之辭,“奇跡”、“神奇”、“巨大突破”之類的詞充斥全文,現在我們就要來看看所謂“震驚歐美的中藥抗癌鐵證”究竟是什么等級的結果。


先說說這兩本期刊,衡量自然科學期刊的一個常用指標是其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 IF),粗略地說,IF=同期該刊物所有刊登文章被引用次數/該雜志刊登文章總數,例如2015年和2016年A雜志共刊登文章100篇,這100篇文章在2017年被引用了500次,那么A雜志的影響因子=500/100=5。

在生物醫藥領域,IF在5左右的期刊被認為是“專業內人士可能聽說過”的一般刊物,IF在10-20的就算是“重量級”刊物了,而IF在20以上的則是新英格蘭、柳葉刀等我們耳熟能詳的權威刊物,發表文章的難度也是隨著IF升高以指數形式增加。而這篇網文提到的兩個刊物——《腫瘤標靶(Oncotarget)》、《癌癥通信(Cancer Letters)》的近兩年的IF均在5-6這個區間,在腫瘤學領域的期刊中排名大概在30名左右,說是“著名學術期刊”已經有點勉強,所謂“在全球醫學界引發巨大反響”就不知從何說起了。

更加令人尷尬的是,Oncotarget這本雜志是國內科研界有名的“四大神刊”之一,這里的“神刊”并非褒義,而是指該刊物刊登文章過多、審稿不嚴、版面費奇高,說白了,就是仗著有個SCI名頭,專門賺為了畢業、評職稱不得不到處尋找發文章門路的中國研究者的錢。普通SCI雜志一般按月甚至季度出版,每期刊登的文章不過二三十篇,而Oncotarget是每周出版兩次,每次幾十篇,2016年共刊登了6625篇文章,平均每天近二十篇!每篇版面費3400美元,一年即兩千多萬美元。鑒于這種情況,Oncotarget已經被國內多所高校和醫院列入黑名單,凡在上面刊登的文章均不能作為職稱等評定的依據,也不能報銷版面費。雖然不能說發在Oncotarget上的文章都是垃圾,但是一本排名三十開外、以灌水著稱的期刊上的一篇基礎性研究結果,顯然有些Hold不住“中國醫學的崛起已勢不可擋”這樣的宏大敘事。


談完刊物質量,再分析一下這兩個關于苦參注射液的研究意義到底有多大。Cancer Letters的這篇文章研究了苦參注射液抑制腫瘤生長及癌性疼痛的分子機制[1],而Oncotarget上的這篇文章則是從功能基因組方面研究了苦參注射液的抗癌機制[2],研究方法也比較中規中矩,基本符合一篇醫學論文的研究范式。那么,是不是真的如網文所說的是“偉大的研究成果”、 “中醫配方將會為西方醫學界攻克癌癥提供新的解決思路”呢?

一種藥物從實驗室走到上市階段,大概要經過“細胞及動物實驗證實它可達到預期療效”、“動物實驗確定其毒副反應在可接受范圍內”、“在小規模的健康志愿者中驗證其藥理特性”(臨床Ⅰ期試驗)、“在小規模到中等規模的目標患者中驗證療效、毒副作用發生率”(臨床Ⅱ、Ⅲ期試驗),每年有數以萬計的天然和人工合成物質都會被認為“具有藥用潛力”而被研究,但是絕大多數都死在了細胞及動物實驗階段,原因可能是療效無法在重復性實驗中得到驗證,也可能是細胞實驗和動物實驗中有顯著療效的藥物在人體內效果微弱,還可能是毒副反應過強……如果把研發一種成功的臨床藥物比作建設一棟摩天大樓,那細胞和動物實驗的初步結果只算是在地基選址的時候打了幾個鉆眼,得到一些基本合格的結果。不論網文的作者是真無知還是假糊涂,把一項基礎研究的發現吹噓成“有效治療癌癥疼痛,減輕癌癥患者痛苦的研究成果”,都是嚴重違背基本的新聞和科學倫理了。

隨著民眾科學素養的提高,一些不良媒體也開始“與時俱進”,類似本文中提到的“苦參注射液重大抗癌突破”的例子還有“XX白酒抗癌作用已被證實”,其實就是在一本比Oncotarget更“水”的期刊上發了一篇以小鼠作為研究對象的結果而已。用現代科學的研究方法檢驗中藥的療效、探索其機制是好事,但是拉著國外的SCI期刊虎皮做大旗的新套路需要我們時刻警惕。